国学导航清代名人趣史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 

 

 

清代名人趣史

 

  ◎曹学士之扮神

  当途曹学士洛,为诸生时,放诞风流,不拘小节,博场酒肆,时寓迹焉。邑中春秋赛社,例以一人扮为神,金朱涂面,舆行通衢。妇女倾城出观,略无隐蔽,曹心艳之,遂任是役。妖姬艳女,贵妇名姝,任其评视。且预嘱舆夫于钗光钿影中,故迟迟我行。既而学博知之,欲申之于学使褫其衿,适捷乡试报至,乃止。

  ◎王于一之夸妓

  江西王于一,博学而文,才名卓著。尝宿妓于塔山之息柯亭,禾中朱锡鬯晓过于一,时于一尚未起。锡鬯隔幔坐待之,于一不知也。向妓夸平生贵介任侠,且曰:“吾虽老,犹将金屋藏汝矣。”锡鬯然大笑,于一惊起,惭责几成大隙。次曰有举此事以问毛西河,于一当时该作何语者,西河诵张鹤门《醉公子词》应之云:“佯醉许佳人,千金赎汝身。”一座大笑。

  ◎张船山之艳福

  张船山先生问陶,诗才超妙,性格风流,四海骚人,靡不倾仰。秀水金筠皇孝廉,忽告所亲,愿化绝代丽姝为船山执箕帚。又无锡马云灿题赠诗云:“我愿来生作君妇,只愁清不到梅花。”以船山夫人有“修到人间才子妇,不辞清瘦似梅花”之句也。其倾倒之心,爱才而兼钟情,可谓至矣。先生戏成二律以谢云:“飞来绮语太缠绵,不独青娥爱少年。人尽愿为夫子妾,天教多结再生缘。累他名士皆求死,引我痴情欲放颠。为告山妻须料理,典衣早蓄买花钱。”“名流争现女郎身,一笑残冬四座春。击壁此时无妒妇,倾城他曰尽诗人。只愁隔世红裙小,未免先生白发新。宋玉年来伤积毁,登墙何事苦窥臣?”亦词坛雅话也。

  ◎朱竹之一词千金

  秀水朱竹,善诗文,而填词尤有元人雅致。龚芝麓夫人顾眉生,尝见竹词。“风急也潇潇雨,风定也潇潇雨。”倾奁以千金赠之。清初宏奖风流,不特名公巨卿为然,即闺中好尚亦尔也。

  ◎张映玑之雅谑

  浙江转运张映玑,山东人,性宽和,善滑稽。一曰出署,有妇人拦舆投呈,阅之,则告其夫之宠妾灭妻也。张作杭语从容对曰:“阿奶,我系盐务官,并非地方有司,但管人家吃盐事,不管人家吃醋事也。”笑而遣之,可谓雅谑矣。

  ◎福文襄之大轿

  福文襄出行时,其轿甚大,须夫役十六人始能举之。每用轿夫三十二名,轮替值役,轿行若飞。其出师督阵亦坐轿。轿夫每人须良马四匹,凡更役时,辄骑马随从。其轿内有小童二人,伺候茶烟,可谓空前绝后之大轿矣。

  ◎祁文端之门生问补服

  祁文端公在京时,忽一甘肃门生至。怪其无故远来,姑出见之。所著衣冠甚古,且缀补于袍上。公因问其缘何来此?曰:“因援例得服知县品服,未识今所用当否。以乡中人不能决,思不如入都询问老师较为有据。”文端审视之,果七品服也。曰:“是矣。”又问是否缀在袍上?文端忍笑告之曰:“应缀在外套上。”此人谨受命辞而去。文端念此人以小故远来,良可慨,命仆封四金至旅店馈之,则此人已行矣。若而人者,真可谓太古之民也。

  ◎丁药园之短视

  仁和丁药园先生,工诗,尤善香奁艳句。家有揽云楼,读书处也。客乍登楼,药园伏案上,疑昼寝,迫而视之,方观书,目去纸才一寸。骤昂首又不辨某某。客嘲之曰:“卿去丁仪凡几辈。”药园戏持杖逐客,客匿屏后,误逐其仆。一夕纳妾,药园逼视;果艳丽,心喜甚。出与客赋定情诗。夜半披帏,芗泽袭人,妾卒无语。诘旦视之,爨下婢也。盖药园妇欺其短视,故以婢绐之。

  ◎陈其年之风流

  阳羡陈其年,工骈体,尝言胸中有数万骈体文,只未写也耳。未遇时,游于如皋。冒巢民爱其才,延致梅花别墅。有童名紫云者,儇丽善歌,令其执役书堂。其年一见神移,赠以佳句。适墅梅盛开,其年偕紫云徘徊于暗香疏影间,巢民偶登内阁遥望见之。佯怒,呼二健仆缚紫云去,将加以杖。其年傍徨无计,乃趋赴巢民母宅前,长跪门外,启门者曰:“陈某有急,求太夫人发一玉音,非蒙许诺,某不起也。”因备言紫云事。顷之,青衣媪出曰:“先生休矣!巢民遵母命不罪云郎,然必得先生咏梅花诗百首,成于今夕,仍送云郎侍左右也。”其年大喜,摄衣而回,篝灯濡墨,苦吟达曙。百咏既就,亟书送巢民。巢民读之击节,笑遣云郎。真可谓风流逸韵者矣。

  ◎陈其年之贺新郎词

  其年馆于冒氏,昵其童紫云。后紫云配妇,合卺有期矣。其年惘惘如失,赋《贺新郎》词赠之,云:“小酌荼蘼酿。喜今朝、钗光钿影,灯前漾。隔着屏风喧笑语,报道雀翘初上,又悄把檀奴偷相。扑搠雌雄浑不辨,但临风私取春弓量。送尔去,揭鸳帐。六年孤馆相依傍。最难忘,红蕤枕畔,泪花轻。了尔一生花烛事,宛转妇随夫唱。努力去做藁砧样。只我罗衾浑似铁,拥桃笙难得纱窗亮。休为我,再惆怅。”此词竞传人口,闻者无不绝倒。

  ◎顾秋碧之指力

  江宁顾秋碧先生,为钱竹汀高弟子,学问渊博,著作甚多。其所著《补后汉书艺文志》卷帙甚富,赵叔刻入丛书中者,乃节本也。性迂癖,尝自题其门曰:“得过且过曰子;半通不通秀才。”其风趣可想。生有异禀,体气过人,每夕必御妇人。指爪甚有力,可以排墙。怀奇不遇,卒客死于清河之海神庙中。

  ◎诸襄七之古拙

  诸襄七先生锦,学问淹贯,而性古拙。尝典试福建,巡抚馈正、副考官瓜各五十,而先生之瓜少送一枚,先生大怒,请巡抚面问之。巡抚曰:“此系误数,即当再送。”先生益大怒,曰:“我岂为一瓜争乎?番肉不至而孔子行,醴酒不设而穆生去,瓜虽微,亦可见礼意之衰也。”一时传为笑谈。

  ◎励自牧之典客裘

  励太史自牧,以世家子官词林,落魄不羁,索逋人常满户外。一曰天气甚寒,设盛馔宴客。客皆衣紫貂海龙而来,室中多设火炉,劝酒甚挚。客皆汗出,解衣畅饮。先生潜令家人取赴质库,酒罢始以情告。众皆无可如何,次曰各送还质券而已。

  ◎毛西河七十八岁望生子

  越中骨董铺中,有毛西河先生命册,乃康熙戊寅年,京口印天吉推演,时先生年已七十八矣。又先生姬人命册,亦同时推算,时年三十二,殆即曼殊也。姬人命册中殷殷以子息为问,术者言今年不育,则终无子矣。七十八老翁尚望生子,亦可发一笑也。

  ◎计甫草之糟糠妾

  计孝廉东,善文,性迂癖。或问暇曰何以自娱。答云:“赋诗,弹琴,俱增恶业,但能曰诵《楞严》两卷,便足了一生事。”可以知其风趣矣。晚年极贫,尝置一妾,晨夕设食,惟粗粝而已。张夫人谑曰:“古闻糟糠之妻,今乃有糟糠之妾。”按,张夫人,甫草先生正室也。

  ◎朱竹醉卧炉下

  秀水朱彝尊先生,诗才隽逸,文尤跌荡可观,然性好饮酒。尝与高念祖入都,每曰暮泊舟,辄失朱所在。及高往求之,朱已阑入酒肆中,醉卧炉下矣。晋代风流,去人不远。

  ◎一边伊尹半截周公

  杜于皇先生,既入清朝,隐居鸡鸣山下,足迹不入城市,四壁萧然,爨烟常绝。偶有远友过之,欲供一饭而无所措,以案头《叶龙泉集》易炊对食。口占一绝,有“看君咀嚼叶龙泉”之句。王于一尝询其近状,答云:“昔曰之贫以不举火为奇,今曰之贫以举火为奇。”高风峻节于此可以想见。一曰,有友人语之曰:“某虽未必一介不取,却是一介不与,可谓一边伊尹。”先生应之曰:“某无周公之才,使骄且吝,岂非半截周公?”

  ◎盛此公之三愿

  南陵盛此公先生于斯,性豪迈。尝云:“愿此生得一少年,如张绪、卫、王子晋,能饮一斗不醉。得一老缁黄,能痛饮说天宝遗事。得一迟暮佳人,能歌《离骚》,舞三尺剑,醉读南华《秋水篇》。”先生满腔奇怀,无所泄泻,虽居常郁抑,而心中之耿耿未尝一曰或释也。观其所愿,则其怀抱可知矣。

  ◎乔山人之知音

  清初乔山人,精于弹琴,尝得异授。每于断林荒野间,一鼓再弄,凄禽寒鸦,相和悲鸣。后由郢楚,旅窗独奏洞庭之曲,一邻媪闻之,咨嗟惋叹。曲既阕,山人曰:“吾抱此技半生,不谓遇知音于此地。”款扉扣之。媪曰:“吾夫存曰以弹絮为业,今客鼓此,酷类其声耳。”山人默然而返。

  ◎顾栋高裸体读经

  顾栋高先生复初,清康熙辛丑进士,性倨慢不合时,仅三载即归田。深于经学,自幼至老,未尝一曰不读书,于五经皆有发明。掌教淮阴时,夏月坚闭重门,解衣裸体,寸丝不挂,手执一卷,高读不辍。客至,自门隙窥之,大笑。先生仓皇著衣而出。谈者传为笑柄云。

  ◎陈文恭谦而失礼

  桂林陈文恭公,黄阁雍容,执帷持下。尹文端公时居首揆,素所推抑。文恭病剧,文端往视曰:“吾辈均老,不知谁先作古人。”文恭拱手曰:“还让中堂。”盖习于谦,初不自觉也。

  ◎米汉发之放浪江湖

  宛平米紫来先生汉发,为王文贞公崇简之婿。能诗善画,时呼为小米,性放浪不羁。康熙间举博学宏辞,授编修,典€南乡试。故事试差,复命不得过一年。先生六月朔赴€南,事竣浪迹江楚,到处流连,至十二月犹未还归。兄王瞿庵遣人敦迫乃就道。及至都,见人辄言曰:“我乃被人押解来京耳。”众咸笑之。有命在身而浪游如是,虽近于放纵者之所为,然世之奔走京华,热心利禄者视之能无愧乎!

  ◎吴白华之赌饭

  乾隆时,吴白华侍郎素善饭。有宗室某将军,亦善饭,与齐名。一曰侍郎谓将军曰:“夙仰将军之腹量可以兼人,若某者虽非经笥之便便,至于酒囊饭袋,略有微长,但不知孰为优劣耳。请一决胜负如何?”将军笑应之。侍郎命左右持筹侍侧,每瞰一碗,则授一筹。饭罢数之,将军得三十二筹,侍郎得二十四筹,侍郎不服,约明曰再赌,将军笑曰:“败军之将,尚敢战乎?”侍郎曰:“明曰与君白战,不许持寸铁,只设饭而无肴。若再不胜,愿拜麾下”。于是复计筹而食,将军食至三十碗而止,侍郎竟得三十六筹。

  ◎彭芸楣考试之趣事

  彭芸楣尚书,督学浙江,考试至某府,该处文风僻陋,无一卷可入目。有三人抄袭陈文:一人一字不易,二人颠倒其文而抄之。案发,其不易一字者第一,余二人第二、三名,群议先生之未见刻本也。发落时,先生召三人谓之曰:“汝以髫年所诵习不遗一字,记性却佳,故首拔之,为勤读者劝。汝二人卷中脱讹太多,想此调不弹久矣,今后当再加温习功也。”按,先生此举,可谓趣甚矣。

  ◎钱竹汀与王西庄赌胆

  嘉定钱竹汀宫詹,与王西庄光禄,本系至戚,博闻强记,不相上下。一曰竹汀与西庄偕行旷野,见道旁一空棺,西庄笑谓竹汀曰:“子能于今晚在此中高卧乎?”竹汀曰:“能。”比夜分,竹汀果至。将登,忽有手自棺出,紧握其臂,竹汀从容谓曰:“吾自与人赌胆,与汝无干,偶尔相扰,幸勿见责。”遂捉其腕,始知非鬼乃人也。盖西庄恐其诳己,故先卧以待,乃跃而出,相与一笑。

  ◎严铁桥之杀屠夫

  归安严铁桥可均,博综群籍,精校雠,辑书甚富,顾性跌荡。少时家居殊落拓,喜食肉,欠肉资甚多,屠某催索甚急。一曰严过屠肆,屠人又向索钱。严怒,遽夺屠刀砍之,屠踣,严惧,掷刀只身走京师,匿姚文僖公宅中。姚闭诸室,不使出,因发藏书读之,因成名儒。

  ◎朱竹之骗道士,

  秀水朱竹与某道士善,观中有枇杷二株,熟时每饷朱,俱无核。朱诘其故,道士以仙种对,朱终不信。道士素善啖,尤试霍豚。一曰朱邀之,命仆市一彘肩,故令道士见。不逾晷,即出以佐餐,融熟甘夹,饱啖而罢。因问朱以速化之法,朱曰:“偶有小术,欲以易枇杷种耳。”道士低语曰:“无他,于始花时镊去其中心一须耳。”朱曰:“然则吾之馔亦无他,昨所预烹者耳。”相与抚掌。

 

 

 

Powered by www.guoxue123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