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导航香艳丛书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天启宫词

 

  (明)秀水蒋之翘楚稚 撰

  自序

  杨铁崖称《宫词》“为诗家大香奁”,仆谓“此皇家大竹枝也”。道细事而不入于俚,作艳语而不伤于巧。总不许村学究道只字。始唐人为之,原本《离骚》美人之思,自写其情,而不及事。虽云“宫词”,亦曰“宫怨”。至王秘监仲初,则以上家起居充依密记。如《汉秘辛》璅璅瑟瑟者,悉著之。只言事而不言情,特命之曰“宫词”。后人递相祖述,宠之为可补二史、诸小说之阙,繇是宫词与宫怨有间矣。仆今此词窃欲颦效仲初,而仲初所咏事皆行乐,仆则幽凄哀惋,缠绵悱恻,大抵多怨音云。盖熹庙在御时,阉妪交讧,椒难卒发,掖庭姮娥,惴惴晨夕不自保。稽事揣情,当有一种牢愁忧受之况。所以其言似颂似讽,似慰似怼。往往有欲言者,不能出诸口。或心不欲言,而不觉言。又及之忧谗畏讥,自怨怨人,情之所至,亦何能已已。矧风有《绿衣》、《终风》,雅有《白华》,皆怨祖也。纲常变而惩创明,独不可与言天启宫词耶。癸未三月,秀水蒋之翘楚稚氏。

  天启宫词

  先皇百二旧神都,三殿重辉紫极图。宣押鸿胪趋护戟,拜恩五等一门俱。

  〖时皇极三殿告成,忠贤晋秩上公,魏良卿封甯国,世袭给铁券。〗

  文华开著五云堆,柘帕盘龙进玺来。陛下自今辞白版,炉烟不动北辰嵬。

  〖河南抚臣程绍表进玉玺,上御文华殿,受玺庆贺。〗

  排空金殿旭云光,第一千官肃鹭行。御侧何人偏指顾,插冠貂尾几多长。

  已叶河清三日兆,锵锵又见凤归昌。小臣漫进呈祥赋,不用房中制乐章。

  〖三年二月,凤凰集于宋州,翰林待诏宋启明献赋。〗

  十二龙旂大阅翻,冠军更识圣人尊。九边羽檄防秋急,只在亲劳细柳屯。

  〖阁臣沈■⑴,请复内操,为忠贤设内镇守之基。〗

  绣桷金铺天上头,飒然笳鼓似边州。观兵岂为夸雄武,一洗天河万里秋。

  〖忠贤导上以武,每月怂恿御操内兵,赏赉甚渥。〗

  鞞铎朝闻出未央,打球夜散斗鸡场。老臣不解君王意,只乞重繙日讲章。

  〖元辅叶向高,揭请温习讲过经书。〗

  丝鞭声肃退金銮,一字班行尽内官。珠穗已垂新式样,蟒纹贴里又加襕。

  〖旧制:内臣佩牙牌,穗以红线,忠贤创为珠穗,又改蟒贴里,膝襕下复加一襕,曰“三襕贴里”。〗

  梳妆堕却北台坡,校地平光好试戈。貂珥军容天宝并,不推神臂擅宣和。

  〖内校场,在萧后梳妆台之东北,台之西北,台即乾德殿是也。〗

  掖庭底事见兵符,介胄威严可有须。闯地殷訇雷炮激,高张毳慕演平吴。

  〖每操,试红衣大炮,宫阙悉为震动。〗

  阿谁走马御阶前,云绕花鞯电作鞭。明主自知好手眼,应弦惊落玉连钱。

  〖忠贤驰马御前,上射杀其马。〗

  草枯风疾露方晞,西籞寻常正掩围。手斫兔狐贪目瞤,淋漓血染衮龙飞。

  〖忠贤以惨杀导上。游猎时,上必手劐狐兔,以首体异处,目尚转动为乐。瞤,目动也。〗

  小队戎装扈跸回,烟销三眼夕阳颓。竞夸左射双鸧落,宁愿长杨讽谏才。

  (忠贤素善左手彀弦,每多奇中。)

  衔花紫凤集宸轩,大乐春官礼数烦。遍赏红罗临桦烛,阿谁不识母仪尊。

  〖元年四月二十七日大婚,发册奉迎皇后张氏。〗

  十二笄联灿紫磨,扇筤云簇月生波。两行引赞交迎跪,撒果争闻唱得多。

  〖撒帐果,即唐宋撒帐钱遗制。世俗合卺,至今有此,但皇家宫人撒之,盛于帝后衣裾。云“得子多也”。此为张后而咏。〗

  大事多教属厂臣,手营窄殿秘如神。氍毹恰受三人坐,藻井勾阑色色新。

  〖上性喜土木,日夕躬自营缮小房雕楼刻画,工师莫及。非亲昵内臣不得见。〗

  墀开七宝障流苏,巧凿铜缸输灌殊。洒瀑濆珠劳睿思,水尖宛转弄胡芦。

  〖上自作水戏,用大缸盛水,覆以桶,凿孔设机,启闭灌输,使其水上注,借力冲拥圆木球,盘旋宛转,久而不坠。〗

  咸安■⑵烛壁流辉,六院沉沉月影微。暗属管弦休作彻,夜深龙驭醉无归。

  〖客氏初住乾西直房,后迁咸安。穆庙,陈皇后宫也。〗

  贤良特荐策书骞,雉尾朝开豹尾翻。玉管斜挥亲擢士,胪传信国好儿孙。

  〖旧制:御批第一甲三名卷,用玉管笔,时首科状元文震孟。〗

  大官炰脍惜芳牙,玉食须供自外家。乞得馀泔争问讯,珠盘擎著漫矜夸。

  〖上每日进膳,皆客氏名下内官办送,名曰“老太家膳”。〗

  珥笔追随侍起居,殿头无事职成虚。但看御酒供来旨,录得佳名百十余。

  〖御酒房所造,不过“竹叶青”数种。忠贤在外造办,转于御茶房进上,有“金盘露”、“荷花蕊”、“佛手汤”、“君子汤”、“琼酥”、“天乳”等名。〗

  樱桃灼烁北园春,看守朝来报贡新。时荐寝宫犹未入,剔金盒里送夫人。

  (北果园樱桃,其实美于他产,内廷最为珍味。)

  中贵承恩宠锡殊,尚方珍异世间无。铎针新样团双凤,吉字口衔青亚姑。

  〖铎针以金银珠宝镶成,近侍钉居帽中,其名有“大吉胡芦”、“万年吉庆”等名。〗

  翩翩翠盖引鸾舆,辇道西开不用除。急敕信王陪羽猎,勖勤宫里正繙书。

  〖庄烈帝于天启二年,册封信王,居勖勤宫。〗

  临河神蜧豢如蚕,银盒盛将帝泽涵。蝉鬓秀才娇代语,付教放著黑龙潭。

  〖二年十月,有龙见北花房河下,长数寸,鳞爪毕具。太监宋缙装盒进呈,宫中传看,放黑龙潭中。〗

  羽卫宜春晓色苍,三宫禋献郁金黄。千群女侍排当立,缟带微沾俎豆香。

  〖元年六月二十三日,为光庙孝和皇后禅服之期。上率三宫,诣城南宜春宫行祭奠礼。〗

  平明坐版入宫来,铎响缭垣未见迥。乞赐一颗龙纽篆,银黄突兀压妆台。

  〖客氏在宫乘轿,内官抬走,俨如先朝嫔妃,止缺一青盖。五年四月,赐客氏金印,方二寸,四爪龙纽,重二百两。〗

  回龙别观百花匀,锦瓣黄须薆上辰。不是天香并倾国,如何亦得倚阑频。

  〖回龙观多海棠,花时驾幸,客氏从焉。〗

  树荫觚棱月色高,螭坳驺唱列旌旄。铙箫竞起娇心怯,抹额盘龙舞孟劳。

  〖上时习舞刀剑于乾清殿,中夜不休。〗

  青红锦罽地衣光,秘殿安排蹴鞠场。却见背身惊蹋送,彩珠偏打御肩旁。

  〖长乐宫,于万历四十四年改名永寿,时为忠贤与上打球之所。〗

  便殿时临草本呈,葳蕤云缛九花明。中珰密奏缘何事,指点梁山泊上名。

  〖崔呈秀进《天鉴同志点将诸录》于忠贤。备录东林诸人姓名,指为邪党,其《点将录》,则以《水浒传》天罡地煞分配诸人。忠贤托王体乾奏处,为一网打尽之计。〗

  沉碧光凝钥库钱,欣看圣号有开先。魏梁南诏何堪数,拜启君王兆万年。

  〖司钥库,积历代古钱,内得天启钱大小数枚。上遍问臣下,无知者。今按:梁萧庄魏元法僧,并南诏、陈友谅,皆有此号。〗

  光开阊阖护云螭,卤薄千官泊玉墀。此日嵩呼传万岁,初年犹记唤哥儿。

  〖泰昌元年,上已登极,李选侍犹称之曰“我哥儿”。〗

  蓬莱宫阙掖庭参,复道秋阴坠石楠。圣母日繙经史阅,侍儿尽解诵周南。

  彤史更环似有情,无端辇路碧苔生。相应梦失砂挼枕,鹦鹉窥人帘外明。

  〖中宫张后,性端静,好读书习字。客氏惮后,遂于上前离间之。阴置名下陈德润,为坤宁宫管事,泂后动静。彤史,女官名。属尚衣局,二人,掌后妃群妾,御于上所,书其月日。〗

  铿鍧钟鼓辟雍开,象辂初临遽引回。闻说先皇仪注旧,从容曾赐一茶来。

  〖五年三月六日,上视学释奠,忠贤擅改仪注。凡赐坐大臣,不得赐茶,逼上即起驾还宫。〗

  一人穆穆只垂裳,章奏无劳拥象床。河下金珰互批阅,甲痕钤记费筹量。

  〖凡章奏付王体乾、梁栋、石元雅、李永贞、徐文辅诸监分看,遇要处即钤一白纸条,复于面叶上用指掐一重痕,关白忠贤。〗

  画舰龙函诏使呼,元黄朱绿出三吴。上公装束年来别,万寿金袍换却无。

  〖内臣佩服,向有定制。忠贤■⑶造织金寿字、喜字纱纻,俨然于上前服之。〗

  两坊官叶第三厅,撰说书章字字馨。逢著讲期都诏免,黄金镇儿自晶莹。

  〖经筵御案上有镇书金狮二枚。〗

  怪底宜男独早秋,璇宫虚拟见虹流。荠花漫蘸芝麻水,百子池边暗卜油。

  〖上生三子俱不育,时宫中呼油曰“芝麻水”,避御名也。〗

  随班奉帚入明光,素面朝天不用妆。共听咸安新约束,敢将脂泽污君王。

  〖忠贤留客氏于内,以钤制宫壶。妃嫔而下,无不唯唯。〗

  忽赐金苔满院辉,蔷薇露噀熨宵衣。横陈此夕真恩数,明日还愁事又非。

  〖时宫人往往有进御而得祸者。〗

  两雄并倚势龂龂,二魏无如大魏驯。畴昔榻前惊夜闹,圣明原识意中人。

  〖初魏朝与忠贤同属客氏私人,曰:“大魏、二魏”。一夕,于乾清暖阁争宠相殴,时已丙夜。上惊起曰:“客奶,只说心里要谁管事,我替你断。”客素憎朝狷薄,意向忠贤,上遂斥朝。〗

  奏获祥麟照殿图,张罗争看抵明珠。马蹄牛尾麇身样,绣出针床总不殊。

  〖青州王家疃产麒麟,抚臣李精白疏奏献图。燕都谓慌忙曰“张罗”。〗

  缥飞玉矗倚层霄,漫学泉台望眼超。影动层波翻贝阙,白头宫监说神尧。

  〖万历中,建乾德殿于护城河上游,高八丈一尺,广十七丈。磴道三分三合而上,金碧照耀倒影入水,如鲛宫仙阙。忠贤导上,毁为内校场。〗

  飒飒霜蹄汗血光,天闲十二紫茸缰。殿中漫唱幽州曲,不放沙场放猎场。

  〖上与忠贤俱好马,边帅每以马进,御马监独盛于前代。〗

  初度才知保妪尊,争遗彩履贴金鸳。琼枝到处霞生脸,御手亲传不谢恩。

  〖客氏生日,上为临幸。升座设宴,赏赉甚优。彼亦自视八母之一,居之不疑。〗

  歌彻咸安分外妍,白翎青鹞入冰弦。四斋供奉先朝事,华岳新编可尚传。

  〖神宗孝养两宫,尝设有四斋,近侍二百余名习戏承应。一日,两宫升座,演新编《华岳赐环记》,中有权臣骄横,宁宗不振,云:“政归宁氏,祭则寡人。”神宗瞩目,御容不怿。〗

  龙寝经春在外庭,深宫不夜钥长扃。妆成空有如花貌,阿妹无端学祭星。

  〖始影星女子,于夏至夜候而祭之,好颜色。〗

  频年蜀道棘王师,不信蛾眉豎绣旗。飞奏昨宵来例殿,桓桓靺鞨愧男儿。

  〖四川宣抚石柱女官秦良玉也,有《疏载实录》。〗

  露旭笼窗花雾冥,娇莺无语只梳翎。宸居咫尺应同梦,谁扣金盆不肯停。

  〖忠贤在直房,晨起漱口。自击金漱盆,尽力大响,声彻御榻。〗

  浮楦梳成日影移,承宣牌子唤嫌迟。玉云侧掠轻移袖,怕著新娥闹扫垂。

  〗宫人春日咸戴闹蛾,掠风撩草,须翅生动。〗

  烟亸垂杨芳草平,弓鞋齐尚踏青名。自怜金粟裁痕减,宁用花裙曳地行。

  〖客魏主持内政,后宫衣食俱为减损。〗

  日转缭絙影欲低,辛夷窗下语黄鹂。裹头金弹非时挟,莫向君王著意啼。

  〖上好挟弹放马铳,近侍在宫中亦皆习之。二年,有暖殿王进,在御前放铳,铳炸打去左手,几危圣躬。〗

  闲承熊席玉雕床,多恐君王每易忘。退食便如成隔世,迟回娇步怯西廊。

  〖上性善忘,所用之人为客魏摈斥,即不复记忆问及。〗

  礼成方泽恣欢游,戏影双双一叶舟。不为祓除求度厄,衮裳溅却奏无忧。

  〖五年五月十八日,上祭方泽回,即幸西苑。忠贤与客氏于大船宴饮,上携小奄暖殿,高永寿、刘思源泛舴艋。上手自刺篙,二监佐之,相顾失笑。舟覆,二监溺死,上以管事谭敬赴水救免。〗

  渥洼飞驷卷红埃,五凤门翚逐扇开。莫怪封章留玉案,无人知是涿州来。

  〖忠贤往涿州进香,凡章奏要务,托李永贞、石元雅、涂文辅。各派站马疾驰,取忠贤可否。〗

  书编舁上炯龙眸,黄帕青缃内局收。遮莫党人似元祐,尽称要典等阳秋。

  〖阁臣顾秉谦进呈《三朝典要》。起万历乙卯,至天启辛酉。以挺击、红丸、移宫三事翻案成书,因科臣扬所修请也。〗

  朝巡西苑逐金丸,擘手横飞暮险干。一骑驰来催赐酒,嘶啼又听入咸安。

  王恭厂里事闻初,郑重徒劳太史书。不改蓬莱云五色,至尊岂用省愆居。

  〖安民厂,即王恭厂。六年五月六日,厂遘火灾。计震塌房屋万余间,压死男妇五百余人。下诏百官修省。世庙建省愆宫,在文华殿西北。凡遇天灾、凶眚居此,以示修省。天启末,虽灾异叠见,此宫尘封久矣。〗

  初无曼倩隐金门,圣主能存乳哺恩。珍重羊车过别院,离瑜惨淡照黄昏。    〖离、瑜,二星名,主妇人服饰,明则后宫奢侈,微则俭约。〗

  上黄明服肃灵阶,殊泽新承俨燎柴。翠葆缤纷神宴娭,吾皇隤祉只清斋。

  〖六年冬,魏良卿代祀圜丘。娭音同嬉,音上声,又音霭。隤音颓,下坠也,摧也。〗

  银花画烛自安排,风射朱棂月上阶。愿化飞蛾扑前殿,挑灯趣起玉鸾钗。

  〖客氏每日清晨入乾清暖阁侍帝,甲夜后回咸安宫。〗

  漫论打鸭著鸳惊,春恨时随碧草生。裹玉萦香已何限,始知无宠是深情。

  〖客氏在内时,有勒死、棰死宫人舁出太安门外,故云。〗

  宫瓶秘色露葵荂,入供丝丝绘佛图。翠靥金蝉常卸却,萧然一样似皇姑。

  〖宫中素多茹菜,事佛者,至此时尤甚。荂音夸,义同华。又音孚,荣也。〗

  丝鬃银勒动衔尘,禁树投丸不畏人。向说椒房此无赖,如今不是霍家人。

  〖忠贤曾枷死皇亲五人。〗

  出班阿监特增辉,进得骊驹玉带围。敕赐新蹄随放仗,元光一道捷于飞。

  〖忠贤初遇圣节,同王体乾等于乾清宫,朝服行礼。自良卿晋封,即改簪缨出班,行礼致词,如公侯例。忠贤进马甚多,中有飞元光者,赐玉带、赏抹布、刀儿、如管事之秩。〗

  玉河桥畔柳条多,酒泛楼船著柘罗。浪给司房银豆粒,老公拍手至尊歌。

  〖乾清门西,有石梁如虹,直跨金海,通东西之往来者,曰“玉河桥”。凡宣召内监某,众必接声叫某人。上召忠贤,众接声曰“叫老公”而不名。〗

  宣索寻常院本看,红衣抹额按吹弹。擅场最是王瘸子,合殿春风笑紫兰。

  〖五年后,御前凡撒科打院,本有钟鼓司佥书。王瘸子,名朝进,抹脸诙谐,多称颂忠贤。每获赏赉,御颜亦为之霁。〗

  风阁松棚结绮层,外家各别有炎蒸。妾心自识凉如水,敢乞天厨一赐冰。

  〖客氏体肥,夏热畏日,于咸安宫起大凉棚,上复赐冰不绝。〗

  葵榴初缬药栏敷,彩线珍成续命需。遥听塞垣烽火急,真人刚进辟兵符。

  〖每岁元旦、端午,真人府进符篆,贴各宫门上。〗

  飞凤三花逐电流,例逢踖柳拜前旒。八珠穿得都班赏,夺取头标胜一筹。

  〖午日,大驾幸万寿山,阅御马、监勇士、跑马名,曰“射柳”,即金元踖柳遗制。唐时,外牧岁进马,印以三花飞凤,故有“马鬣剪三花”之语。〗

  招招黄帽绣旗冲,三翼乘流羯鼓从。何用船头鳞鬣活,中央万乘是真龙。

  〖五日,苑中竞渡,上亲御龙舟挝鼓。〗

  鲥鱼冰党玉鳞鳞,千里红船荐庙新。何事年来递偏晚,外头传食已嫌陈。

  〖四五年后,凡荐新时物,庙中、御前未曾供用,而客、魏处已饱饫多时。或转致上前,上亦不问。〗

  内苑擎天金作柱,汉家承露玉雕盘。侧身偷觑迷离甚,欲挟飞仙倒景看。

  〖五年八月,皇极殿前立金柱,百官入贺。〗

  海镜江瑶百宝并,黄纱笼盖尚侯鲭。后宫私做填仓会,骨董家厨也学烹。

  〖上喜用炙蛤、鲜虾、燕菜、鲨翅诸海味十余种,共脍一处食之。京师正月二十五日,进酒食名曰“填仓”,贵贱皆然。〗

  金戗蓤花合鈿螺,冰糖虎眼杂丝緺。内中侍从叨恩啜,宁问樱桃旧毕罗。

  〖甜食房制丝緺虎眼糖,法不外传。进供御用,兼备赐各宫,及大臣等属也。毕罗,即饆饠饼也。戗,音创,蓤,音菱。〗

  何处初寒赐锦裘,手携龙卵报琼羞。君王果得昭仪宠,妾愿年年长信秋。

  〖客氏蒙上赏甚渥,每以滋昧悦上,上赞叹不已。上牡马之外肾甚益人,名曰“龙卵”。十月间,御馔内官家最重之。〗

  承恩未见赏罗新,病坐苍龙梦据身。天子南郊严祀典,谁为奏唤内医人。

  〖三年,上南郊之,曰:“宫中有冯贵人,以德性贞静荷上宠。”客、魏恐其露己横暴,乘其微疾,立刻掩死。〗

  香舆仙佩碧云鬟,千骑绯袍侍从殷。呼殿只疑銮队出,火城如画照珠还。

  〖客氏暂归私第,必于五更出宫,仪从甚盛,绯袍玉带者在前,摆队步行随从,几数千人。〗

  暂向咸安归里第,明驼促赐几曾闲。夫人又约前来晚,月隐宫门不上镮。

  〖客氏在家,赐赉无虚日,不久即还宫,亦必于五更时云。〗

  漫言票拟尽涂鸦,中旨音传玉不瑕。凭仗缄题工报密,厂东端属阁臣家。

  〖忠贤擅政,各衙门章奏俱不繇阁票,特用内旨。生杀予夺,惟忠贤与体乾为之。阁臣魏广微,凡有密札达东厂,皆用阁揭贴红签。用小白文印记于上,题曰:“内阁家报”。〗

  瑟居螮霓俨神明,狗监攒头嗑狗羹。嚃已皂囊随入手,横腰硬拆读高声。

  〖忠贤性贪饕,好狗肉。涂文辅等每日烹熟,携于乾清大殿内。忠贤、体乾辈,手夺口啖,须臾立尽。旧制:掌印率秉笔太监,看文书俱在直房。忠贤用事,竟于乾清大殿之上,硬拆实封,高声朗诵。忠贤不识字,体乾又为讲解。霓,音孽,《西京赋》:“直螮霓以高居。”〗

  日见嚣书东塞烟,王师犄角驻朝鲜。昭容敕捧将军赐,玉剑光寒照锦鞯。

  〖四年十一月,赐毛文龙剑一口,大红蟒衣一袭,加官左都督。〗

  九楹翼翼露华繁,恭荐明禋裸献敦。绕宇金支灵俨属,貂勋鬷格赉曾孙。

  〖七年七月,魏良卿代飨太庙,填祝版。〗

  溽暑耽观水傀儡,秋风打稻却闻歌。依稀过锦无人问,哲妇谗夫世尽多。

  〖钟鼓司有水傀儡戏、秋收打稻戏、又有过锦戏,约计百回。备及世间昏庸、受欺、奸谗、巧诈、情事,虽市井商匠、杂耍把戏,皆可承应。祖宗设此,无非欲以广后人耳目也。〗

  海青橘律闲铙吹,队舞金狮按拍迟。寻撞蹒跚遍丹陛,无情镇子若相随。

  〖乾清丹陛上向有金狮二大座。〗

  贴地蛇行唱不休,西凉假面互相投。巧生背向天颜喜,乞赏纤纤拜两头。

  〖一侲童贴地唱歌,惊跃数四,备极疾徐之态。忽于尻间,又出一头,以两足作手,拱揖周旋,首尾不可辨。〗

  皇史宬轻晒曝时,繇来祖德曷胜思。不无人识钦天颂,一榻门东透珨碑。

  〖皇史宬、藏历代实录之处,其东则追先阁、钦天阁、透珨碑在焉。世庙置《钦天颂》中言:“祖德宗功、创业守成,皆非易事,教戒子孙,勒之于碑。”碑莹润如玉,故名。珨,言匣〗。

  次第排当进牝■⑷,欢呼万寿却生阳。绣添彩绚龙纹烂,共拜尧天似日长。

  〖旧制:万寿节,内官进马熹庙,万寿在十一月十四日。每年天下进《长至表》,官俱同入贺。〗

  毫濡粉本一枝梅,九九妆残取次开。帧入消寒无俗句,成都才子旧删裁。

  〖宫中冬至日画青梅一枝,为瓣八十一,日染一瓣,九九尽而春深矣。上书《九九消寒歌》,旧皆俚鄙之语,近易新诗,系正、嘉间杨慎改定者。〗

  静掩朱扉已二更,金舆忽地照前楹。上房莫漫忙供奉,只索阶前一送迎。

  〖上于三宫及有名号嫔妃不过经岁一二幸。客、魏恐有亲疏之嫌,多方离间,故在乾清宫暖阁居多。总之彼二人不离左右而巳。〗

  闲徵往事梦徒劳,憔悴慵梳愧玉搔。亦有嫠容偏可悦,君王疑是驻颜膏。

  〖客氏系定兴县民侯二妻,嫠不多年,受封时将四十,颜色如二八许。〗

  曲宴经年空复情,搊弹莫怪手旋生。纵令尽解歌章色,谁向君前敢奏声。

  〖弦索止唱北调,亦有以南曲入之,名“歌章色”,此正德间,顿仁随驾,至北流传者。〗

  细针七孔影浮波,绘乞云龙杂水荷。不是日中偏更巧,憎看牛女晚乘河。

  〖七月七日,宫中设乞巧山子,兵仗局进乞巧针。其事与古不同,午间曝盎水,于日中生膜,投针则浮。看水底针影,有成云龙花草形者,谓得巧。其影如椎如丝如轴,则以为拙徵也。〗

  太液池开菡萏风,花容人袂一般红。时兴纨素雯华动,彷佛行云出峡中。

  〖时夏服尚用纨素,俗云“怀素”是也。内衬白纱,外有自然活纹,如水之波、如木之理,故云。〗

  秋深御宿禁梨霜,酒泛缥罂月转廊。纤玉剥残双郭索,落花舞蝶唾生香。

  〖八月宫中进蒸蟹,用指甲挑肉净尽,以胸骨八跪完整,或列为花,或缀为蝶,以示巧。唐武后时,季秋梨花杜,相曰“阴阳渎则为灾。”〗

  麻衣金翅欲空群,对御难争主客分。奋勇但希当一笑,须须却拜大将军。

  〖燕都呼蟋蟀为“须须”,疑本“蠕蠕”而转误者也。〗

  秋深永卷并梧飞,漏促铜虬烛影微。畴昔孀娥恩未尽,绣鸳重拆补寒衣。

  〖东李妃简重寡言,光庙托抚庄烈,俨若己出。承奉徐应元、王文政,俱忠贤腹心。藉势骄蹇,供用不备,愤郁致疾卒。〗

  先朝嫔御竹痕滋,髹发陶匏岁岁思。铜雀不劳施穗幕,相臣跪进二陵诗。

  〖元年十二月,元辅叶向高只谒定、庆二陵。还,恭进诗章,上宣付史馆。〗

  旄钺朝麾散籞烟,鹰飞兔走自钩弦。大家此日真能武,故事如闻正德年。

  西苑鸣銮芝火扬,横吹觱栗鼓唐唐。宫门侍女拈香立,候彻鸳鸯瓦上霜。

  鱼钥生衣不见春,舞鸾收黛只知颦。先皇贵幸今存几,珠匌无光烛紫宸。

  〖光庙赵选侍素与客、魏不合,上登极即赐死,选侍列光庙所赐珠翠金玉之物于几,再拜痛哭,乃投缳。〗

  琼沼翳然水一方,风生珠翠夹亭凉。内人共嚃银苗菜,芳菂先供点御汤。

  〖坤宁宫后园曰“琼苑池”,曰“琼沼”,有亭曰“浮翠”,曰“澄瑞”,夹立于池上。宫中夏日,尚新嫩藕芽,曰“银苗菜”,上爱新莲子作汤。〗

  天子当阳正少年,生来不肯恋婵娟。公卿都未穿黄■⑸,候寝熏衣若个前。

  〖黄■⑸,乳母服。《南史》召卿使著黄■⑸。注:欲使辅幼主也。客氏每日天将明即进殿,候上醒,至御前,甲夜始出。〗

  长春被黜复何论,摒挡谁能拾泪痕。无赖昨宵犹梦幸,深怜不死是君恩。

  〖范慧妃为客氏所谮失宠,李成妃侍寝,为范乞怜。客氏侦知之,遂革去妃号,绝饮食。妃素虑此,预蓄干糒于僻处,得延数日不死。客氏怒稍解,黜为宫人,自长春宫退居乾西直房。〗

  何事丹陵迟暮生,葳蕤独闭未全明。伤心饮彻檐头水,万岁潜呼三两声。

  〖张裕妃有娠,逾期未产。客、魏恚其异已,谮上绝其饮食。曾大雨,匍匐檐下,啜溜水数口,临绝犹呼“万岁爷”不已。〗

  檐钉风飐月栖檐,宫正来巡夜独严。不信六宫秋一色,天家每自觅龙盐。

  〖宫中女官,有宫正司,宫正一人,正五品,掌纠察宫闱,责罚戒令之事。龙盐,龙交时所遗,有益帏箔。〗

  禁甬惊看列树疏,玉鞭金镫蹀无虚。如今台省知清晏,二载谁曾有谏书。

  〖各宫驰道有大松枣、核桃等树,皆祖宗二百余年培植之物。西苑古松数株,俱封三品食料。忠贤因导上走马,悉令除去。〗

  香飘御幄出山陲,萸菊迎銮放故期。四海不知歌帝力,当筵一曲奏攒眉。

  〖五年重九,驾幸万岁山,登高宴饮。钟鼓司太监邱印执板唱《雒阳桥记·攒眉黛锁不开》一套。明年登高,仍唱此曲。〗

  崔嵬新构半天中,异鸟何来哢晚风。休怪爰居馨祀事,蜚廉曾出未央宫。

  〖六年,皇极殿工成。有大鸟似驾鹅频来殿上呼号,似枭非枭,其声咯咯然。〗

  角抵鱼龙总是云,昭忠曼衍岳家军。风魔何独嘲长脚,长舌东窗迥不闻。

  〖上好阅武戏,于懋勤殿,设宴多演《岳忠武传奇》,至风魔骂秦桧,忠贤时避之。〗

  千秋令节自中宫,叱拨嘶风御猎雄。故命翟车参后乘,岂无恩幸肯当熊。

  〖六年十月六日,值中宫千秋节,上幸内校场围猎,张后同往,及暮乃还。〗

  高元法会演盂兰,个个西僧紫袖宽。泽畔魂归幡影乱,波罗蜜供佛灯寒。

  〖西苑溺死暖阁二人,加赠乾清宫管事。是年中元,命忠贤于大高元殿作佛事荐之。甜食房制进波罗蜜,为佛供。〗

  考工厘正六宫多,湛黑施丹费揣摩。御漆原同宣漆样,黄金煜爚不称倭。

  〖上好弄油漆,凡所使器具,皆御用监内官监办。进作料,上手为之,成而喜,喜不久而弃,弃而又成,不厌也。宣庙青宫时,剔红填漆,俱经裁定,后厂制终不及前。倭漆中杂金屑,砂砂粒粒,光色莹然,亦为时所重。〗

  玉戏崖公兴未阑,懋勤营窟御宵寒。红虬催上刚烹熟,又报传汤灌牡丹。

  〖上于懋勤殿造火炕,冬日御之。草桥园丁,于冬日能支宫中三季之花。土窟藏之,[email protected]。十月中旬,牡丹已进御矣,紫姹红妖,烂如春日。〗

  仙姬翦水散瑶芳,堆象镂狮侍戺旁。警跸一声雷影动,亲持玉尺减增量。

  〖上于宫中,凡嬉戏鄙事,无不亲自经营,或有紧切本章,王体乾等奏听,上曰:“你们用心行去,知道了。”〗

  生驹浴罢渥洼池。云散天街若敢骑。天子自来鞍鞯熟,不须调习几多时。

  南苑春深籞柳繁,露含垂线泪珠溥。老奴一去无消息,扫地潜闻幼豎言。

  〖忠贤欲害司礼监太监王安,遂降南安海子净军,命提督刘朝绝安饮食,数日不死,复缢杀之。〗

  九微列处御筵凭,队队笙歌拥毾■⑹。蜃炬龙膏空门影,芙蓉开遍十三层。

  〖上元乾清宫寿星殿,安七宝牌坊及方圆鳌山灯,有高至十三层者。〗

  鳌山灯火出墀隅,逢勃千枝万蕊荂。踠地金钱输喝采,长明塔峙络珍珠。

  〖岁暮二十四日起,至正月十七日止,每夕于乾清丹陛上扎烟火,时至二十日之后,犹未绝也。有“寿带”、“葡萄架”、“珍珠帘”、“长明塔”种种名色。〗

  星球莲炬烛银蕤,龙衮旁边翠袖谁。闻说宣宗三阁老,召登玉殿试灯词。

  〖凡上有宴赏,旧例偕中宫者概罢去,唯客、魏无不同之。〗

  风沉银蒜绣帘长,只奉隃麋侍女皇。请得素馨宣贡纸,洛神摹却十三行。

  〖中宫张后善楷书。宣德中,绵料贡笺边有“宣德五年造素馨纸”印。〗

  襭斗潜来内上林,罗衣轻试柳边阴。逡巡避众闲■⑺扯,一笑拚输草裹金。

  〖坤宁宫后园,名“内上林”。时宫人所插闹蛾,尚用真草虫,夹以葫芦形,如豌豆大,名“草裹金”,一枝值二三十金。〗

  雪沟泥尽泛春缸,敕赐金鱼唼藻双。跪拜前来归院亟,化生争弄出珠窗。

  〖二月疏濬各宫沟渠,大铜缸汲新水,于鱼藻池,取金鱼养之。〗

  乍闻浣妪话凄然,鹤语天寒在往年。一月两朝浑似梦,伤心千古有红铅。

  〖泰昌元年,李可灼进红铅丸。事详《实录》诸书。〗

  宠殊中外冠彤庭,偶见依凭乞未灵。诅去咒来如有恨,圣明亦自奋雷霆。

  〖自五年来,客、魏有所违忤,上时怒骂咒恨,形于词色。〗

  传火千门晓未销,黄金四目植鸡翘。执戈侲子空驰骤,不逐人妖逐鬼妖。

  〖大傩隶钟鼓司。侲,音震,童子也,大傩用之。出《后汉书·礼仪志》。〗

  彩旐翩翩进彩妆,狰狞闟戟两班行。共夸身手都如活,更比当年分外长。

  〖惜薪司以炭塑将军,高二三尺许,用金彩装画,如门神。唯手与面存炭质,名曰“彩妆”。于腊月二十四日,奏安各宫门旁,其制与兽炭等耳。忠贤特增大之,仿傀儡法,手眼俱动,高八九尺或丈余,衣以绫绢,佩以弓刀。(闟,sè,古通“鈒”:“持矛而操~戟者旁车而趋。”)〗

  上苑今朝共咬春,土牛舁入逐芒神。青阳左个瞻龙气,银胜先教赐厂臣。

  〖立春日,无贵贱皆啖生卜萝,名曰“咬春”。先春一日,大京兆迎春毕,塑小春牛芒神。以京兆学生舁入朝,百官拜贺讫,赐春罗幡胜,诸臣戴归私第。〗

  铺宫新列望还非,晕碧裁红忆裕妃。切切太平凄未寐,坐依箫局晓光微。

  〖裕妃事,见前注。罚有罪宫人提铃警,夜徐行正步,其声若四字曰“天下太平”云。〗

  宝仗西临久不开,枢臣起草出新裁。瀼瀼零露仙方饮,愿作金茎万寿杯。

  〖上自七年五月不豫,至八月间总不离枕席,枢臣霍维华进仙方“零露饮”并蒸法器具。详载《酌中志略》。〗

  阿母生贪椒属尊,抄名十五进宫门。岂知此日蛾眉贱,谁荐披香拜特恩。

  〖元年春,选婚,京辅之内,民间以上年少,希徼宠泽,有女者多乐报名。〗

  辟寒犀贮罨雕床,寻忆初年事事伤。妙选俄闻三辅地,几多错配较侬强。

  〖选婚之令,闻于江浙,民间婚嫁纷纷,多有错配者。〗

  扑幕残花撩乱春,谁传红壁可销颦。联床姊妹休相恤,鹦母无情巧伺人。

  〖范慧妃、李成妃事,见前注。〗

  宣赐生朝入谢恩,攒犀盘托郁金尊。辞归只在西墀畔,称祝琅然尽子孙。

  〖忠贤生于隆庆戊辰正月晦日。自上元后,馈遗者每早乾清西墀,几满。至正日,绶带齐拥若市。“千岁、千千岁”之声,殷訇若雷。〗

  【附录】

  蒋之翘,明末藏书家。字楚稚。秀水(今浙江嘉兴)人。贫民出身。甲申后(1644年)避兵知而隐居于襄城。家虽贫而笃志于藏书,收罗明人遗集数10种。镂板刊行有《楚辞》、《晋书》、《韩柳文集》等。又辑《携李麻乘》40卷。编篡有《晋书校注》、《昌黎河东集》。家有“三径草堂”。藏书家钱谦益因编《国朝诗集》,曾到他家借阅图书。著有《天启宫词》。曾溶曾刻入《学海类编》丛书中。

  〖注:■⑴,氵+隺,音確,灌也。■⑵,難上火下,然,古作■。■⑶,井+刃。■⑷,马+黄,huáng,音黃,同“騜”,毛色黄白相杂的马。■⑸,衤+羅,音逻,婦人上服也。■⑹,登+毛,音登,毛席也。■⑺,扌+录,音祿,同摝,振也。〗

 

 

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guoxue123.com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