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导航香艳丛书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粉墨丛谈

 

  (清)甲左梦畹生戏编 小蓝田侍者参校

  序

  莽莽乾坤,悠悠日月,阴阳无间。是色界天,情缘所充满。人间世,秀灵之气,固无往而不钟;造化之机,亦有蓄而必泄。九州一片净土,人其赘疣;六合一大戏场,畴非傀儡?迂拘者每多固执,融贯者为能洞观。要知眷怀西方,会心别具;寄情南国,相思本同。离离豆蔻之花,灼灼樱桃之树。芙蓉色丽,见者魂销;芍药香浓,闻之心醉。而况棠嫣杏韵,海上风华;竹脆桐清,吴中材美。在昔已盛,于今尤繁。冠玉郎君,莲花比面;铸金弟子,杨柳为腰。仿佛天仙化人,强半霓裳旧队。别有轻裾艳侣,能为秦声;长袖少年,雅善楚舞。一声羌笛,飞出关山;万片天花,散落尘埃。随风絮集,聚水萍逢。兰如美人,香兮堪挹;菊有佳色,秀也可餐。霞蔚云蒸,珠联璧合。色色入妙,簇簇生新。骐骥之群,所以常空冀北;琼瑶之选,居然毕萃江南。乃自桂窟元音,羽商空按;梨园故实,梗概不闻。甄综久虚,妍华终秘。后庭花隐,访艳莫从;仙源路迷,问津无处。几使笙笛队里,繁响消沈;裙屐场中,流风歇绝。此《粉墨丛谈》所由作也。夫歌翻白纻,群俊喧传;曲唱黄河,诸伶罗拜。事如许韵,悉属文人;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。烟花矧值夫三月,丝竹复感于中年。地处繁华,时逢饶乐,激扬清浊,搦管消闲,驰骋词章,藉题抒感,所事不嫌破格,伊人其有遐心乎?尔乃振铎情天,转轮香地,晨飞意蕊,夕炳心灯。风送妙花,结而成盖;月临玉树,湛然流辉。情逐境移,影由形起。为领婴蔅之趣,遂参靡曼之禅。集舞衫歌袖以相形,约脂彩粉光而使聚。或写娉婷之玉貌,或传宛转之珠喉,或描温婉之性情,或状缠绵之意态。或诗或画,一技必登;或琴或书,片长亦录。举凡珠尘玉屑,靡不囊括网罗。鸾翔凤翥之神,心形手绘。燕兰莺花之谱,旧样新翻。录仿小名,人系一传。虽品红题翠,艳溢行间;而堕溷飞茵,意在言外。绮怀有托,雅什同镌。名傥藉诗词以传,集宜与金石并寿矣。虽然习俗移人,贤哲不免,少见多怪,物情类然。须眉巾帼之间,品衡讵无一当;牝牡骊黄之外,赏识庸有几人。声涉同声,似尤易滋疑市虎;道非常道,或不免贻诮野狐。则将诬游戏文章,为荒唐笔墨;而岂知安怀志量,即胞与规模。东山伎女,亦是苍生;南部歌儿,罔非赤子。风流未艾,况不独旧日冠裳;月旦无私,又何异普天霖雨哉。真空无像非像,实际无言非言。神而明之,思过半矣。仆心灰弹铗,气沮吹箫,肮脏风尘,穷愁傲世,淋漓粉墨,痛哭登场,燕月歌声,十年梦呓,吴霜鬓影,几点飘零。然而万劫历残,三昧拾得,悟怀绝冥之肆,游心无量之天。合古今宇宙于一堂,正自形容不尽;分云月风霆为四部,敢云声色俱佳?见塔树而知海影之翻,对镜花而悟优昙之见。卷中人似曾相识,眼前事无可奈何。每当歌罢酒阑,同付一叹;转念芳名艳誉,自有千秋。则又藉慰于心,并且破涕为笑。以故无徐陵之文藻,亦序玉台;非必有韩偓之笔花,始题粉字也。嗟乎!空中楼阁,弹指皆非;纸上云烟,转瞬即变。身世俄惊电石,神仙亦感沧桑。发空谷之幽香,梦畹真生九畹;修歌台之艳史,忏情转觉多情。作之者难,成亦不易,略窥微旨,还质解人。大千世界光明,一切人天欢喜。夭桃红杏,齐付东风,翠竹黄花,永为闲伴。掷笔化虹之日,相约骑蝴蝶登仙;按图索骏之人,莫错认蟾蛛为马。

  光绪岁在强圉大渊献陬月望日,意琴室主

  自题粉墨丛谈

  漫调锦瑟思华年,且约闲愁赴管弦。

  红豆子繁新记曲,碧桃花瘦旧传笺。

  常教白纻临风舞,也胜黄垆倚醉眠。

  艳锦百端歌几叠,管他人骂拓枝颠。

  占断春江花月场,天魔十六尽成行。

  四檐红桂银蟾锁(谓蟾仙),一曲青桐紫凤翔(谓桐荪)。

  翠馆秋闲云掩碧(谓翠喜),兰簃宵静月流黄(谓兰仙)。

  唐鸡味俊春莺稚,留与词人话夕阳。

  谢尽空花指一弹,欢筵才上已汍澜。

  秋声谱按银筝冷(桐秋巳返都门),寿字香烧石鼎残(桂寿色艺极佳久悲玉殒)。

  化作鸳鸯仍易散,梦为蝴蝶不成欢。

  茫茫恨海终无极,忍把情缘付达观。

  曾住蓬莱最上层,谪居意气尚飞腾。

  闲情紫陌春调马,奇想苍冥晓驾鹏。

  书剑飘零尘梦醒,莺花泛滥鬓丝增。

  谁怜跋扈词坛客,哭倒歌场泪欲冰。

  道是无情越有情,惺惺相与惜惺惺。

  朱门挟瑟颜终赤,碧榭听歌眼独青。

  敢以余桃增罪孽,只因弱絮感飘零。

  鸾漂凤泊休惆怅,我亦春江断梗萍。

  粉香为泽玉为田,小录然脂手自编。

  如我何能拘礼法,得卿端不羡神仙。

  刻来楮叶成何用,脩到梅花各有缘。

  春水一池波四壁,与谁共证有情禅?

  粉墨丛谈卷上

  周凤林

  凤林,吴人,小字桐荪,三雅部中妙选也。三雅既歇,子弟散若晨星,法曲飘零,几至音沈响绝。凤林遂隶大观京部,既复改隶天仙。年可二十余,圆姿替月,润脸羞花,顾盼生姿,流利馨逸,好事者著《梨园艳史》,俪以白芙蕖,品曰"娟秀"。我友小蓝田忏情侍者见之,曰:"此一朵能行白牡丹也!瑶台月晓,仙露凝香,花国称王,洵无愧色。"遂手绘《海天国色图》赠之。凤林虽工京戏,然其擅场者,究在崑曲。所演《惊梦》、《佳期》、《盗令》、《挑帘》、《独占》等剧,柔情绰态,宛转抑扬。每当月满花满酒满之时,掠鬓薰香,搴■⑴一笑,花枝招展,写上春屏。见者如游群玉山头,不复作尘世间想。性耽风雅,喜与文士游,谈吐风流,一洗脂粉之习,视阿堵物蔑如也。工写兰石,偶作花卉,亦颇楚楚可观。家有古琴一张,暇或清簟焚香,临风一奏,高山流水,能移我情。近更喜仿簪花妙格,濡毫运腕,疏秀绝伦。且能模写钟鼎古文,悬针折钗,盎然古趣,寸缣片纸,人争宝之。

  想九霄

  想九霄,姓田,小字虎儿。以秦声驰名沪上,每一发声,脆如炙雨莺簧,一清俗耳,当于柳阴深处,携双柑斗酒,危坐听之。貌清妍无俗韵,纤腰一搦,婀娜可怜,杨柳岸十七八女郎,当亦无此柔媚。予最爱其演《红鸾喜》一折,朱颜粉颈,婉丽无双,而一种低徊羞涩之情,时向眉梢微露。娟娟此豸,诚可儿也!及其衣轻绡,握团扇,月明林下,珊珊其来,则又如玉树一株,摇曳于瑶台仙阙。性好静,工围棋,每偕一二素心人,清簟疏帘,手谈竟日,花梢影过,略无倦容。其亦过去因中修得清净业者欤?

  小桂林

  姑胥台畔有妙伶焉,陈其姓,桂林其名。年如荔支娘之数,隶名大雅部。以丁亥新春来沪,沪之人慕芳名久矣,至此无论识与不识,咸以一亲玉貌为荣。每一登场,貂冠满座,后至者虽欲插足而不能。桂林温然其容,娟然其貌,羞羞涩涩,顾影生怜,宛如十二三女郎,微露腼腆之致。最爱其演《折柳阳关》一曲,柔情密意,宛转迟回,歌至"他鞭丝有分多奇女,你红粉无依一念奴"之句,泪痕融颊,差疑带雨梨花。伤心人诚别有怀抱也。迩来屡从周桐荪游,举止言谈,渐臻佳妙,不似从前之乍见生人红霞满脸矣。小蓝田忏情侍者深相眷爱,字之曰"蟾仙"。

  金菊花

  金菊花,向在都下,挂籍同顺和班。葱茜玲珑,艳闻凤禁。去秋应咏霓主人之聘,航海来申。时年才十四五耳,而花底莺喉,已超凡响,一声初度,几于飞上九天。貌亦庄雅绝伦,静穆丰神,时于氍毹间一露。工唱《遗翠花》、《血手印》、《双断桥》、《明月珠》、《池水驿》诸剧,幽情苦绪,曲曲传神。泊乎歌罢下场,广筵伺客,则又天真烂漫,嬉笑无常,竹马绕床,婴伊可爱。岂玉府侍书仙谪下红尘世界耶?何潇洒出群乃尔也!

  胡喜儿

  喜儿,鄂人,其父业屠,固赳赳然一武夫也。喜儿则描曼清扬,轻盈娇小,一洗老犁牛之所为。丙戌仲春,偕龚星儿至沪,著录天仙部。演剧不多,然颇能体会入细。最工《游龙戏凤》,娇羞掩抑,薄怒佯嗔,描绘乡里小女儿,颇觉声情逼肖。貌清丽如初日芙蓉,纤尘不染,而其腰支一搦,弱不胜衣,则又如灵和殿前迎风细柳也。工愁善病,歌唇微动,便觉娇喘如丝。予尝谓友人青莲诗裔曰:"此《石头记》中病潇湘也。当与怡红公子静参美人禅,慎勿以我辈三斗俗尘,点污绛珠仙草。"诗裔合十和南曰:"谨受教!"

  一汪水

  一汪水,秦人。数年前曾注籍大观园。时年才十有二龄,童真未漓,憨跳可喜。自大观既歇,曹部一空,怅望秦云,久不得美人消息矣。丙戌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