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导航小说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 

第三回 狄元帅以众攻关 张将军临阵斩将

 

  诗曰:

  良将英雄有大名,六韬三略鬼神惊。

  兵符掌执人钦服,一柱擎天定太平。

  当下段洪父子三人在城上观大宋军马甚盛,锐气倍加。正看之间,只见大旗幡下一员大将,骑一匹高头骏马,在此指挥三军攻打城池。段洪向二子说:“我儿,你看旗下这宋将,穿白盔甲,手提大金刀的,定然乃督兵主帅。若伤了此人,何愁宋朝军马不退?”段虎开言说声:“父亲,孩儿不才,愿出马擒拿此将。”段洪说:“我儿,你看此将身高马骏,定然骁勇英雄。况两边许多战将保护,你一人出马,焉能取胜?犹恐不美,不如你与哥哥同出,为父在此与你掠阵。但对敌之际须要小心,人不可乱进,马不可乱进才好。”段虎应允,弟兄一同下城,带领一千兵,放炮开关。二人一马冲出,一千精兵列开长蛇阵势。

  狄元帅正在催趱众将攻城,忽然一声炮响,关门大开,一支兵马蜂拥而出。狄元帅看见,冷笑一声骂道:“好胆大逆贼,敢出关与本帅对敌么?”金刀一摆,把雄兵阵势排开以待。远远只见旗下少年之将带兵冲来,正欲纵马挥兵上前,左边忽闪出刘将军说:“不劳元帅动手,待小将出马。”元帅见是刘庆上前,便说:“刘兄弟,既你去擒贼将,须要小心。”刘将军得令一马冲出,大喝:“贼将休来!快些通名受死!”有段龙、段虎闻言,勒马一看:但见这员宋将生得身高体壮,脸黑颧高,海下短短乱须,十分威武,二目圆睁,高声呼喝。段虎大怒,把马一催,手提狼牙棍一指,大喝:“宋将休得猖狂!通名待本将军取你首级!”飞山虎喝声:“贼奴!你且恭听:吾乃大宋天子驾下,官封振国大将军名刘庆,你难道不知昔年平服西域边夷,各国俱已入贡称臣?你主乃隅角偏地乌合之众,妄称国号。擅敢下战书到中国,不自忖度。今日大兵至此,理宜自绑辕门,还敢出关迎敌。你有多大本领,敢与本将对垒么?你知事者,快快下马受死,还多言一字,我走马横刀,教你尸首不全。”段虎听见了。怒声如雷,骂声:“好狂妄匹夫,敢夸大言!与你拼个死生!”持起狼牙棒,拍马上前就打。飞山虎双斧急架相迎。二将一来一往,一上一下,二马交锋,只杀得乌尘遍野,大雾迷空,不分高下。

  狄元帅在旗门下远远观看,二将杀得如虎争餐,如龙取水。说道:“好一员年少南将也!”命擂鼓助威。当下刘庆正在耐战南将,忽然听见战鼓加响如雷,便知元帅与他助威,即奋勇争锋,双斧如雪花飞舞。这一刻把段虎杀得两臂酸麻,浑身冷汗,招架不住。刘庆看见段虎棒法混乱,暗暗欢悦:“不趁此立功,更待何时?此贼休矣!”把双斧一紧,照定段虎头脑飞下。段虎连忙往上一架,刘庆又在拦腰一斧。段虎心中慌乱,叫一声:“不好!”两膝一夹,把马一催,又把马头拖转。刘庆大斧早已砍下,正中马后大腿劈开,骨筋多断了。这马忍痛不住,跨前一跃,有丈余,又不能走动,把段虎抛于地下,那马缰尚拴系着足,不能逃脱。飞山虎一见大喜,催马上前要伤他性命。蛮兵弓箭手一见,纷纷放箭射住。段龙大惊,忙绝马缰救段虎,此时马已跌地死了。狄元帅看见大怒,用鞭梢一指,一万宋兵飞步冲杀向前。段龙不敢混战,保了段虎败回。宋军杀一阵厉害,真乃犹如砍瓜切菜。段洪在城上看见败兵被宋军追杀,大惊,急令放下吊桥接救,败兵一齐慌忙奔上。狄元帅正在催兵追杀蛮兵,一见纷纷上了吊桥,传令快抢吊桥:“有人先登城者为头功。”一声令下,众将兵人人奋勇,个个争先,喊声不绝,奔上齐攻,竟来抢关。段洪一见大惊,忙令众兵放箭飞石,一齐打下,宋兵方才不敢上前。狄元帅方传令鸣金收军,回营大加犒赏。慢表宋营之事。

  再说南蛮段洪见宋兵退去,再令军兵小心巡守四方城池,防备宋兵攻打。与二子回进帅堂,坐下谈论大宋兵将英勇,不觉天色已晚,大小三军用过夜膳。次日,段洪升了虎帐,众将立于两旁,定退宋帅之策,即开言说声:“列位将军,我老夫奉了我主国王之命,镇守此关;怎奈宋朝兵雄将勇,昨天开兵失利,折了一阵,段虎险些送了性命。列位将军有何谋以退敌宋兵?”言之未了,只见班部中一将高声说:“元帅因何长他人志气、灭自己威风?依小将看来,宋兵乃平常之勇,宋将乃些小之能。昨日虽然不胜,今日小将出马,定要雪了昨天之辱。如若不能擒得宋将,回关甘受军罚。”段洪闻言,抬头一看,是大将军花尔能,便说:“花将军,你有何高见出敌退得宋军如此容易?”花尔能说:“元帅放心,小将出马捉得宋将,自然兵退了。”段洪闻言冷笑,说道:“花将军,你休得要藐视宋朝兵将,这狄青非比寻常将士,五虎将西征北讨,享过多少大名?武艺出众,刀法精通,用兵如神,何人敢敌?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