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导航朝野僉載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 

補輯

 

  魯般者,肅州燉煌人,莫詳年代,巧侔造化。於涼州造浮圖,作木鳶,每擊楔三下,乘之以歸。無何,其妻有姙,父母詰之,妻具說其故。父後伺得鳶,擊楔十餘下,遂至吳會。吳人以為妖,遂殺之。般又為木鳶乘之,遂獲父屍。怨吳人殺其父,於肅州城南作一木仙人,舉手指東南,吳地大旱三年。卜曰般所為也,齎物具千數謝之,般為斷一手,其日吳中大雨。國初,土人尚祈禱其木仙。六國時,公輸般亦為木鳶以窺宋城。 【 酉陽雜俎續集卷四】

  隋未有昝君謨善射,閉目而射,應口而中,云志其目則中目,志其口則中口。有王靈智學射於謨,以為曲盡其妙,欲射殺謨,獨擅其美。謨執一短刀,箭來輒截之。唯有一矢,謨張口承之,遂囓其鏑。笑曰:「學射三年,未教汝囓鏃法。」列子云:「甘蠅,古之善射者,弟子名飛衛,巧過於師。紀昌又學射於飛衛,以蒸 【 原注:一作徵。】 角之弧,朔蓬之簳,射貫蝨心。既盡飛衛之術,計天下敵己者一人而已,乃謀殺飛衛。相遇於野,二人交射,矢鋒相觸,墜地而塵不揚。飛衛之矢先窮,紀遺一矢,既發,飛衛以棘刺之端捍之而無差焉。於是二子泣而投弓,請為父子,刻臂以誓,不得告術於人。」孟子曰:「逢蒙學射於羿,盡羿之道,唯羿為愈己,於是殺羿。」 【 同上】

  偽周滕州錄事參軍袁思中,平之子,能於刀子鋒杪倒箸揮蠅起,拈其後脚,百不失一。 【 同上】

  蘇頲為中書舍人,父右僕射瓌卒,頲哀毀過禮。有敕起復,頲表固辭不起。上使黃門侍郎李日知就宅喻旨,終坐無言,乃奏曰:「臣見瘠病羸疫,殆不勝哀。臣不忍言,恐其殞絕。」上惻然,不之逼也。故時人語曰:「蘇瓌有子,李嶠無兒。」 【 太平御覽卷四一四】

  唐越州山陰縣有智禪師,院內有池,恒贖生以放之。有一鼉長三尺,恒食其魚,禪師患之,取鼉送向禹王廟前池中。至夜還來,禪師呪之曰:「汝勿食我魚,即從汝在此。」鼉於是出外放糞,皆是青泥。禪師每至池上,喚鼉即出,於師前伏地。經數十年,漸長七八尺。禪師亡後,鼉亦不復見。 【 廣記卷九八智者禪師】

  梁武帝蕭衍殺南齊主東昏侯,以取其位,誅殺甚衆。東昏死之日,侯景生焉。後景亂梁,破建業,武帝禁而餓終,簡文幽而壓死,誅梁子弟略無孑遺。時人謂景是東昏侯之後身也。 【 廣記卷一二0梁武帝】

  唐趙公長孫無忌奏別敕長流,以為永例。後趙公犯事,敕長流嶺南,至死不復廻。此亦為法之弊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長孫無忌】

  唐冀州刺史王瑱性酷烈,時有敕使至州,瑱與使語,武彊縣尉藺獎曰:「日過,移就陰處。」瑱怒,令典獄撲之,項骨折而死。至明日,獄典當州門限垂脚坐,門扇無故自發,打雙脚脛俱折。瑱病,見獎來,起,自以酒食求之,不許。瑱惡之,廻面向梁,獎在屋梁。旬日而死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王瑱】

  唐左史江融耿介正直。揚州徐敬業反,被羅織,酷吏周興等枉奏殺之,斬於東都都亭驛前。融將被誅,請奏事引見,興曰:「囚何得奏事!」融怒叱之曰:「吾無罪枉戮,死不捨汝。」遂斬之,尸乃激揚而起,蹭蹬十餘步;行刑者踏倒,還起坐;如此者三,乃絕。雖斷其頭,似怒不息。無何周興死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江融】

  唐鳳閣侍郎李昭德威權在己,宣出一敕云:「自今以後,公坐徒,私坐流,經恩百日不首,依法科罪。」昭德先受孫萬榮賄財,奏與三品。後萬榮據營州反,貨求事敗,頻經恩赦,以百日不首,准贓斷絞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李昭德】

  唐洛州司馬弓嗣業、洛陽令張嗣明造大枷長六尺、闊四尺、厚五寸倚前,人莫之犯。後嗣明及嗣業資遣逆賊徐真北投突厥,事敗,業等自著此枷,百姓快之也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弓嗣業】

  唐秋官侍郎周興與來俊臣對推事。俊臣別奉 【 汪校:「奉」原本作「奏」,據明鈔本改。】 進止鞫興,興不之知也。及同食,謂興曰:「囚多不肯承,若為作法?」興曰:「甚易也。取大甕,以炭四面炙之,令囚人處之其中,何事不吐!」即索大甕,以火圍之,起謂興曰:「有內狀勘老兄,請兄入此甕。」興惶恐叩頭,咸即款伏。斷死,放流嶺南。所破人家流者甚多,為讎家所殺。傳曰「多行無禮必自及」,信哉! 【 廣記卷一二一周興】

  唐魚思咺有沈思,極巧。上欲造匭,召工匠,無人作得者。咺應制為之,甚合規矩,遂用之。無何,有人投匭言咺,云徐敬業在揚州反,咺為敬業作刀輪以衝陣,殺傷官軍甚衆。推問具承,誅之。為法自斃,乃至於此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魚思咺】

  唐索元禮為鐵籠頭以訊囚。後坐贓賄,不承,使人曰:「取公鐵籠頭。」禮即承伏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索元禮】

  唐張楚金為秋官侍郎,奏反逆人持 【 汪校:「持」,明鈔本作「特」,下同。】 赦免死,家口即絞斬及配沒入官為奴婢等,並入律。後楚金被羅織反,持赦免死,男子十五以上斬,妻子配沒。識者曰:為法自斃,所謂交報也。 【 廣記卷一二一張楚金】

  唐京兆尹崔日知處分長安、萬年及